国际医师节暨中国麻醉宣传周特别报道之一
来源:广东科技报 粤科网作者:刘雷、梁海坡2020-03-30

 

麻醉托举着生生不息的现代外科

 

本报讯(记者刘雷 通讯员梁海坡)3月30日至4月3日是中国麻醉周,也是国际医师节,由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、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携手新华社CNC《新华大健康》直播节目中心推出了《麻醉医生说麻醉》公益性系列节目,旨在让全社会了解麻醉学科,普及麻醉与舒适化医疗。

mmexport1585551308154(1).jpg麻醉医师在工作。(资料图片,通讯员提供)



疼痛被称为第五大生命体征,麻醉学应对的就是疼痛。但很多人并不知道,麻醉的诞生才成就了手术二百年,麻醉医生是全科医生。手术中,患者的呼吸、心跳、血压、体温、肾脏等全部由麻醉医生来调解和把控,可以说在手术台上,患者的命就掌握在麻醉医生的手里。当患者出现危急状况时,麻醉医生有权叫停一台手术,以确保患者的生命安全。此外,麻醉在无痛分娩(分娩镇痛)、无痛胃肠镜、疼痛门诊等领域的广泛应用,使得舒适化医疗成为一种新趋势,它将不再让我们对疼痛感到恐惧。

以下是第一期节目嘉宾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、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科主任黄宇光的演说实录:每年三月最后一周,都是我们的医师节。这医师节为什么别的学科他不来做这个节目,我们麻醉(科)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节目呢?可以告诉大家,大家知道手术都是有创的,都是痛苦的。所以在这方面,人类文明几千年,医学的文明一直到18461016号,乙醚用于手术的目的、医疗的目的,所以美国的医师节,是把乙醚用于医疗目的这样一件事作为美国的医师节,在国际上,被广泛认可。

mmexport1585551289600.jpg黄宇光教授。(资料图片,通讯员提供)

 

那么我们先想,麻醉它到底怎么回事呢?我们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,在医学领域,人类还是走过了非常艰辛的道路。大家可以看到历史的记载:居里夫人她生了一个闺女,然后大家都恭喜她:“居里夫人恭喜你得了一个千金!”但居里夫人非常的压抑,非常的伤心,说:“我又把一个鲜活的生命,带到世界上来遭罪了。”

 

那怎么说呢,就是说我们在从人的出生,一直到这个人的一生,生老病死的过程当中,我们有更多的是欢乐,但是不可避免的,我们也有一些很多的疾病、痛苦,这种医疗的过程是让我们的患者是非常遭罪的。最近疫情期间,我们有时候也在家里没事干,所以我本人也是看了很多的大片,()一次世界大战,尤其是二战期间的一些大的战争片。我就在想,做一个麻醉大夫可能更容易这么想,就是我们当时战场上,那么多的士兵受伤了,其实他能活下来就不错,既然有了枪伤和外伤之后,他的就诊过程是非常痛苦的。在这方面就是说,因为我们的麻醉当时是不规范的,或者说是很肤浅的。

 

那么人类文明这么多年,我们知道讲起我们的专业,中国人民非常骄傲。因为在公元208年,我们中国的历史上,就出了一个伟大的人物,叫什么?叫华佗。当时根本就没有麻醉,我们就知道华佗,华佗干嘛?用麻沸散,用中医的、中药的这样一个配方,在做很多的创伤的救治,做关公的刮骨疗毒。我们记得在1996年,当时在悉尼有个世界麻醉大会。当时中国的代表,我们大概去了60人,60人参加这个会的过程当中,开幕式上就放了一场电影,世界各国的麻醉大夫都去参加,这个电影就放了(华佗)。我作为中国人感到非常的骄傲,为什么?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,在世界的东方出了一个华佗,他是我们人类最早的一个先驱,用麻沸散,给我们的手术患者进行麻醉,去解除他们的痛苦。我当时真感到作为中国人,在场的时候特别的激动。

 

但是我们的麻醉学科什么时候才有?其实我们人类文明几千年,麻醉的历史并不长。一直到1846年在美国的波斯顿,就麻省总医院,叫MGH。在这之前有三位医疗的先驱,其中一个叫Crawford Williamson Long医生,他相当于是在一个基层医院,他给患者进行拔牙,用乙醚,用笑气。但是他那时候不发文章,他就跟我们现在一样的,有些大的医院你得发文章,你得做科研,但是很多的基层医院,他就做临床就行了,他就不发文章。他做的当时有见证者,有目击证人,但是更广泛的范围人家没法认可他。

 

后来一个叫Horace Wells医生,他发现有人用笑气,结果就在那很兴奋,在那跑着跑着腿就摔伤了,摔伤了就流血了,但是好像没感觉到有疼痛。他就把这个记下来了之后,就在美国的麻省总医院说:“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,笑气拔牙”。那么你要知道,美国的麻省总医院,高等学府都是非常严谨的,治学严谨的一帮专家。当年的时候,Horace Wells医生就在那演示拔牙,结果在观众,100多位的观众半圆形的这种高台阶的众视睽睽之下,他就演示笑气的拔牙,当时没有麻醉的深度,完全凭经验,在这个过程当中,病人麻醉深度不够,一下子病人大呼疼痛,Horace Wells医生又犯了一个错误,什么呢?他麻醉深度不够,但是他又没有把病人看好,病人大呼疼痛之后,现场跑出了乙醚的圆顶大厅,这样一下就惨了,为什么呢?那些学究们,那些高等学府严谨治学的这些专家们,就把Horace Wells医生就赶出了乙醚大厅,就说:“你这个骗子!”

 

一直到1846年的1016号,同样是一个牙医,牙科大夫,也在波士顿,叫William T.G. Morton医生,他就说:“我可以申请演示”,还是在乙醚大厅,在麻省总医院,说:“我可以演示乙醚麻醉做小的手术” ,做哪个手术?做颈部的手术。所以大家要是到乙醚大厅去,你还能看到中间一张巨幅画像,就是William T.G. Morton医生演示做颈部的乙醚麻醉下的手术。当时那是第一次在公众的严密的监视下,成功地完成了乙醚麻醉做小手术这样一个完整的过程,所以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那一天18461016号,就成为全球我们人类正式公认的、麻醉学科的里程碑。就是那一天,我们大家都确认我们国际上的麻醉学科,就是从那天诞生的。

 

但其实诞生之后也有很多的事,William T.G. Morton医生、Horace Wells医生、Crawford Williamson Long医生,他们都是先后在美国的不同地区,演示了乙醚或者笑气的这样一些麻醉,做拔牙或者做一些短小手术,但是他们要申请专利,就像我们今天一样的,谁的发明创造,谁的专利,所以在申请专利的时候,这三个人就开始打架了,那最早是谁呢?最早是Crawford Williamson Long医生,早期他在基层医院就开始实际使用,成功地在实施这样一个麻醉的方法;Horace Wells医生第二;真正成功的是最后,就是William T.G. Morton医生,所以他们三个就打打打,打的结果都不好,大家都败下阵来。但是最早,大家还是比较公正的,最后就是说Crawford Williamson Long医生是用麻醉方法进行医疗目的实施者的最早成功的人,所以Crawford Williamson Long医生,成为我们的医师节故事的起源。

 

所以我就觉得,你想想从18461016号,到今年是2020年,这才多少年?但是我们人类的长河是几千年,中国的历史有5000年以上的文明史。我就问了18461016号之前,没有麻醉,那我们怎么办呢?我们也得生孩子,当然是我们广大的女性朋友们,她们还是非常艰辛的,生孩子是不容易的。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,吃的就是五谷杂粮,都得生老病死,还有意外的创伤,还有战争,还有包括今天的疫情。那么这样的过程当中,人类的发展过程是非常艰辛的,这也是为什么导致了人的人均寿命,包括在我们中国解放前跟解放后,那么人均寿命的延长,是(因为)医学的发展。但是你要想想医学的发展,当然我们有很多是内科的疾病,我们需要医疗整体的医学进步,还有很多外科的疾病,如果没有麻醉,我们想想没有麻醉那怎么办?那没有麻醉的时候真是,大家也听说过,那怎么办?给他灌点酒,给他放点血,或者干脆就把他打懵了,或者是来几个壮汉就把他摁倒,不让他跑掉,然后就生拉。

 

那么我们说,今天的麻醉能干什么?我们说安全舒适保健康、麻醉医生在身旁,那我们能够为我们的社会民众做点什么?那么一讲到乙醚,跟我们有关系了。我们是麻醉大夫,那么我们干什么的,我们的大白话就是要给病人减少痛苦。我们每年在国际医师节这个同时,我们都要做一个节目叫做“中国麻醉周”,这个麻醉周干嘛呢?就是让我们的临床大夫和我们的观众更加的能够贴近。我们去年的医师节的主题,是叫做安全、有效、舒适,“安全舒适保健康,麻醉医生在身旁”。那么我们今年同样也是叫做,我们要敬畏生命“抗战疫情保安康,重症救治我担当”。就在这方面,我觉得麻醉大夫的故事,尤其在最近的疫情当中,大家都知道,最困难的病人呼吸近乎要衰竭的时候他干嘛?他要进行呼吸的支持,得要气管插管,而这些是麻醉大夫看家的本领。重症救治,包括我们的ICU的同行,很多是从麻醉这个专业,慢慢地走上了亚专业的道路,然后成为重症的这种专门家,所以重症也是麻醉的一个看家的本领。

 

今天我以这种方式和我们的观众进行一次近距离的、面对面的沟通,我不是作为一个麻醉大夫或者是作为一个专家,我就作为我们普通民众的一员,我们观众的好朋友来共同探讨一些大家所想知道的、所应该知道的这样一些麻醉相关的医学知识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愿意再次和大家进行这样一些轻松的聊天,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的充实,更加的精彩。